从抗癌模范到被“判”死刑,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母亲今年66岁,是一名胃癌晚期患者,医生给的诊断是最多还有2年的生命。到如今我都没有告诉她病情,因为在7年前,她就已经患过一次癌症。7年前,从确诊到心理调整后的乐观面对,从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到最后抗癌成功。一路走的太过艰辛,而越是艰辛,抗癌成功后的喜悦和成就感也就越为浓烈
2020-08-29
0
0
母亲今年66岁,是一名胃癌晚期患者,医生给的诊断是最多还有2年的生命。到如今我都没有告诉她病情,因为在7年前,她就已经患过一次癌症。

7年前,从确诊到心理调整后的乐观面对,从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到最后抗癌成功。一路走的太过艰辛,而越是艰辛,抗癌成功后的喜悦和成就感也就越为浓烈。

因此之后的几年,母亲经常会参加一些癌症病人群体的活动,分享自己的抗癌经历,给病友们加油打气,鼓励大家调整心态积极面对。

而今她再次患癌(晚期),我已经没有勇气告诉她真相。以至于被确诊后,我成了第一个逃避的人。4个月内没有给她做过任何化疗,仅靠药物维持着。


母亲成了抗癌模范

癌症,除了医生,相信所有普通人都是“闻癌色变”、“谈癌色变”,因为癌即代表着死亡。

2012年4月,59岁的母亲被查出得了甲状腺癌。

很长一段时间,家人都不知道如何接受这一事实,以往家庭的欢乐氛围消失了,变得沉闷、变得诡异、变得小心翼翼。每个人的心情、精力、时间都因有一位癌症的母亲而被撕扯得变了形。

从抗癌模范到被“判”死刑,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0张

庆幸的是,母亲患的是甲状腺癌中预后比较好的乳头状癌,并且发现较为及时,医生说完全有可能治愈,这给了母亲和我们心理上极大的安慰,她也由被确诊时候的惊慌变得乐观起来。

住进医院后,母亲的心态调整的很好,正常休息、饮食、与人交谈,每天早晚会在医院的公园里做运动,遇到任何人都会面带笑容的主动打招呼。做子女的看见母亲的这些变化,为她感动,也为她骄傲。

自从母亲患癌后,我除了叮嘱家人要统一思想,多花点心思关心和陪伴母亲;术前准备和治疗全程中,我还为她找了一位心理医生,实时了解母亲的心理特征和变化,进行有针对的疏导。

2012年4月27日,母亲进行了甲状腺切除手术,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良好。在医生的建议下出院回家康复。之后几年母亲一直服用药物预防病情复发,并定期到医院复查,一切都符合预期,所有人都相信母亲已经抗癌成功。

从抗癌模范到被“判”死刑,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1张

母亲俨然成为了大家眼中的抗癌模范,被邀请或主动参加一些癌症病友会,给他们分享自己抗癌的心路历程,鼓励他们乐观积极的去面对。

然而7年后,厄运从天而降,再一次砸在了母亲的头上。

二次患癌后,我替母亲做了个决定

2018年11月,母亲突然感到胃部剧烈疼痛、反酸等不适被紧急送到医院,医生看了母亲的病历后,考虑到母亲有肿瘤病史,要求做胃镜检查,甚至有必要做组织切片做病理分析以排查癌变的可能。

其实一直以来,母亲偶尔会感到胃部不适,但都不是很强烈。我们自认为是由于术后长期服用药物引起的,也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直到这次剧烈疼痛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很不幸,检查结果为:胃癌,晚期。

从抗癌模范到被“判”死刑,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2张

相比于第一次患癌,这次让我更加无法接受。

7年来,母亲一直都有到医院复查,身体没有任何异样,为什么就突然成了胃癌晚期?

我请求医生不要将诊断结果告诉母亲,其后又带着母亲去到另一家三甲医院检查。结果一样是胃癌晚期,更为严重的是,全身CT显示母亲的肿瘤已经发生淋巴、盘腹膜等多处转移。医生表示只能通过全身化疗延长2年左右的生命。

我没有遵循医生的化疗建议,而是让医生开了些药,带着母亲回家了。

我在逃避什么?

要不要告诉母亲这一真相,是一直困扰着我的难题。

我再三考虑,还是没有勇气开这个口,作为局外人都很难接受,何况是当事人呢。完全可以想象,这对一个经历过抗癌成功的人来说,是何等的残酷。

如果告诉母亲病情,那么,母亲要重新承受巨大的打击和心理落差。即使母亲足够坚强的过了心理这关,那是否要化疗?本就虚弱的身体能否抗住高强度化疗对身体的摧残?我不愿看到母亲余下的生命在病床上度过。

我承认我很自私。自私到整整四个月没有带母亲做过任何化疗,只是靠药物维持着。

从抗癌模范到被“判”死刑,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3张

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

四个月来,我亲眼目睹了母亲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天天变差。我也变得更加焦虑。

2019年2月,在和朋友的一次聊天中,偶然听到他说日本治疗晚期癌症病人方法更多,起码更有机会延长病人的生命,之后我便开始了计划替母亲寻求日本就医事宜。

我找到了百佳乐健康管理,他们可以安排日本的最优质的医疗资源。百佳乐团队在看了母亲的病历和检查资料后,建议母亲可以先做远程二次诊断,这样既可以更快获得海外权威专家的诊疗建议 ,也省去了母亲舟车劳顿。

百佳乐团队收集和整理了母亲所有的病理资料,然后翻译传给了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消化内科科长,由其为母亲病情做二次诊断。

从抗癌模范到被“判”死刑,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4张

3月13日出了结果:

从抗癌模范到被“判”死刑,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第5张

  1. 胃腺癌多发淋巴结转移,IV期,治疗标准方案为化疗。

  2. 日本治疗胃癌的药物根据药效分了四个线,胃癌患者需从一线药物到四线药物逐次用药,具体如下:

一线:ts-1联合奥沙利铂或顺铂「传统化疗服用」

二线:紫杉醇联合雷默芦单抗(ramucirumab)「传统化疗服用」

三线:纳武单抗(nivolumab)「靶向药」——副作用小,部分患者效果显著

四线:伊立替康(irinotecan)或施维雅(lonsurf)或阿帕替尼「靶向药」

由于母亲已处晚期且发生转移,日本医院拒绝了母亲前往治疗。

国内的医生当初给的用药建议是阿帕替尼,这款药在日本属于治疗胃癌的四线药,我拿着日本方面的治疗和用药方案再次找到了国内给母亲诊断的医生。

他说,如果想延长生命,化疗是唯一的选择,而化疗的用药可以参考日本方面的建议。

今天是母亲住院后第3次化疗,前两次化疗做下来,母亲的病情虽然暂时稳定下来,癌细胞扩散也得到了遏制。

但是和我之前预想的一样,身体和精神状态很差。而我能做的,就是陪伴在她的身边,让她尽可能的感受到亲人的温暖。

我不知道这种陪伴对她来说作用有多大。

写在最后:

如果说一个人两次患癌是命不好的话,那么,在费劲心思战胜了第一次癌症后,又被告知得了晚期癌症,之前的努力一切白费,那对这个人来说,真是个天大的讽刺。

无论是我逃避也好、自私也好,最大的恨和怨其实是我自己对母亲关心不够,太大意才忽略了母亲偶尔胃部不适的症状。如果能够再用心些,及早的带母亲检查,或许也就不至于拖到了晚期才被发现。

评论



产品订购咨询

  • 客户服务热线
  • 400-678-8511
  • 7*24小时
  • 在线咨询

企业邮箱

关注我们